这个春天淋湿了往年的春。刚刚过了三月,就阴雨飞飞,飞进了清明节,飞进了清明的雨。 雨一直是湿,泥一直是粘,如若想记了往年的清明的雨,就会记起,这如秋风秋雨般的愁绪,应该是生愁,生伤,生忆,生怀,生念

春的心事,雨纷飞飞

作者/薛洪文

这个春天淋湿了往年的春。刚刚过了三月,就阴雨飞飞,飞进了清明节,飞进了清明的雨。

雨一直是湿,泥一直是粘,如若想记了往年的清明的雨,就会记起,这如秋风秋雨般的愁绪,应该是生愁,生伤,生忆,生怀,生念,生想,生梦的春了。

昨夜,听了一夜的鬼泣般的风吼,拉着长长的怪音,从窗子,从门隙,从所有的空缝,钻着,撞着,敲着,叩着,听那一波波的风断余音,颇有坐进一个荒漠废弃的孤城,外面黑黑的莫名黑势力影子,如一座座坟丘的魔鬼,它们鬼泣般底复活,唱着,笑着,从魔鬼城里集合,狂舞。好像在谋杀、好像在盛宴,好像要杀死这个春,好像泥葬雨的眼泪。

渐觉天亮,天阴沉沉的,已退了昨夜一夜风的韵调,去了那鬼音符。树梢的鸟儿站在枝上哆嗦着羽毛,抖落着那波波袭来的春痕的伤寒。不过,画眉与百灵唱着写好的音谱,向着天穹,向着大地,向着田畦的小溪,清亮着,优雅着,似于向那阴冷的倒流的北风,嘲笑戏谑,似于在说:一场春雨,一件绿,一声春雷,惊蛰飞。

忽然想起,我前些日子的苦闷与荒芜,总有一种莫名的心绪,与春的伤寒有关。在这春,这三月已过的四月春。记得前些日子,我写的一首诗“我爱,爱的心思”。摘录几句:

我爱,穿越烛光红丝的光明恋

沐浴纸浮的故事

倾倒了飞萤的恋慕,劳累

了蜜蜂的蜜饿,我爱如此!

在这首诗里,我慕恋春,我醉于春。我从青春里走来,烧尽了,挥霍了青春,把身影收缩,收缩在灯下,收缩在教案,收缩在桃李树下。我爱花,爱人才之树的花,走了一生的草绿,在卑微的身影里,打开绿叶的海。

我如灯烛的故事,自然也有灯下的情愫。我也写过了许多敬重生命,敬重生命到来的诗句。也许,在我的笔下撞叩了黑势,自然我的字纸就寒湿了,也就多了奇曲的遭遇故事。

我在冰冷的刀光,我的睡梦让黑影划破了,如昨晚一夜的狂风鬼泣,阴冷,阴冷。

外面的雨一直下,下着无尽的忧愁与苦闷。这已四月的天,好像折返到秋,凄凄的凉,如丝丝的冷雨垂下来,乌云把地面的春抓走,抓得满地泥泞难行,抓得春花落雨纷飞,抓得清明来后又清明。

我孤独地站在曾经的熟悉雨中,望着那沉沉的云雨烟波,脚下的春在坠落,这个春天淋湿了往年的春。

也许,也许,明年的这个春,悼念我的是一个清明。

也许,也许,明年的这个春,四月的天在赏人间的春。

我如一只会唱歌的鸟

拿着蜡烛,握着笔,叩着心扉

冰冷的体温氤氲了年岁

朝朝袭来的飘絮,早生了苍发

望着春,探着春,愁着春,忧着春

今年的春淋湿了往年的春,只是一片纸上的雨纷飞飞。

责任编辑:学姐-冰晴音